【周叶】长恨歌 03

原著向。

暂定第一部小周视角,第二部老叶视角。所以看到莫名其妙的地方不要慌,后面会说到的。


周泽楷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他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叶修在说什么。人在不知道什么情况却必须及时判断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点头的。

叶修看周泽楷点了点头,也没什么反应。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对周泽楷笑了笑:“对了小周你还没吃早饭吧。我也没吃,咱俩把两顿饭一起解决掉吧。”

周泽楷又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一直到餐馆周泽楷才反应过来叶修刚刚的意思。

周泽楷才18岁,之前感情经历犹如一片白纸。他16岁高中辍学直接进入轮回俱乐部,与同龄人的交往基本属于断线状态,性格又闷,搞得姑娘们不好意思跟他表白。所以帅导致的后果,就只剩下身边哥们追姑娘的时候齐心协力地瞒着他。小电影多多少少是看过的,毕竟是男人,但说到底,爱情跟小电影的关系并不大。

周泽楷从来没有朝那方面想过叶修,或者他自己没发现自己往那方面想过叶修。他喜欢叶修,或者说很喜欢叶修,然而那种感情差不多与思春少女天天嗷嗷着给偶像生孩子处于同一个层次上。如果说像偶像剧男女主那么真挚,不太可能。毕竟抛开周泽楷此前对于叶修单方面的了解,简单一点概括周泽楷和叶修的关系,就是见面次数不多的网友。

周泽楷的爱情观一片朦胧,等待发育。但他的价值观,经历了这么多年社会主义教育的熏陶和俱乐部那几年的摸爬滚打却接近成熟。新世纪的少年要接触的知识是方方面面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网络上热火朝天的LGBT群体平权运动和五花八门宣传恋爱自由的论调使他算得上是开放。他甚至在无意中进过一家Gay吧,当然纯属偶然。他从来没有费心考虑过自己到底是弯是直,因为即使他算得上开放,但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有一个男人来向他告白。周泽楷的世界里,只有两类东西:自己想要的,和自己需要的。爱情,或者说生理需求,目前为止不在前一类的范围内。

当叶修跟他告白的时候,他是懵的。

他首先想到的是叶修居然是弯的,这么大的新闻,足够轰动整个荣耀圈,从上到下,由内而外,据他所知,叶修并没有向圈内公开,至于他是不是私下和韩文清等好友说了,他也无从判断。

他其次考虑到的是自己的偶像居然有意同他处对象。这诚然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没有道理不接。毕竟那可是叶修啊,荣耀第一人、三冠王、嘉世队长,这么多光环笼罩在一个人的身上,衬托得叶修宛如神祇一般。

周泽楷接触到荣耀与叶修有脱不了的干系。他本来是一个学习成绩中上的乖孩子,中考过后的暑假为了放松和同学一起开始打荣耀。那是第二赛季,叶修如日中天。15岁的周泽楷在一家小网吧里看总决赛的直播,第一次觉得有一件事情可以让自己热血沸腾。他没有想太多,只是想和那人一样,强一点,更强一点。接下来一系列的逃课、争吵、辍学、进入俱乐部,周泽楷不是没有想过放弃,但每每想要放弃时,叶修,他的技术,他的经历,总让周泽楷可以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他想离叶修更近一点,就像每个篮球少年总会幻想自己有朝一日可以与乔丹在赛场上相逢一样。

周泽楷还是不明白叶修为什么要向他告白,但他直觉告诉他事情可能比表面上看起来复杂的多。叶修跟他说的时机太仓促了,他不觉得叶修有什么了解他的渠道。诚然职业选手是可以时不时见到的,但交集也仅仅如此。何况叶修的态度也平静得不像是和心上人表白,而是好像在谈一桩生意。

周泽楷不想去想太多了。他无法推理出叶修的心理,他连自己都没有分析清楚。他说不出来什么是恋爱,什么是喜欢。他想他甚至算不上是了解叶修,即使他收集了满满一箱子一叶知秋的周边,即使他宿舍里墙上挂着的是叶修的签名海报,但他对于叶修的个人信息、喜好、情感经历都一无所知。然而就算是这样他也舍不得拒绝叶修。拒绝叶修,就像一个股民拒绝与巴菲特共进晚餐一样。周泽楷虽然隐隐知道叶修和自己都没有为恋爱做好充足的准备,但他没有足够的理智叫停这一切。


“小周吃什么啊?”

周泽楷猛的一回神,悄悄平静了一下思绪,认真的想了想,然后一脸诚恳地说:“都行。”

叶修正在喝水,差点呛着:“小周我发现了,你的手不残,其实是你嘴残来着。”

周泽楷笑了笑:“前辈的手和嘴都厉害。”

叶修扶了扶额:“怎么觉得你这话大有深意呢…”

周泽楷眉眼弯弯,看着叶修。

叶修被他这么盯着老脸都挂不住了,招手叫服务员点餐:“两碗炸酱面。”


面上来了。好看是挺好看的,白的白棕的棕,黄瓜丝也翠得扎眼,就是太甜。叶修虽然在北京长大,但爷爷奶奶都是北方的,所以家里不太爱吃甜的。

周泽楷吃的挺欢。他看叶修没动炸酱面,问:“前辈,炸酱面不好吃?”

叶修点了点头:“我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它为什么这么甜...我实在是低估了南方人对于甜食的热爱,毕竟炸酱面都能有甜的也是很厉害。当然更厉害的是小周你居然能吃下去…”

周泽楷问:“那前辈还点什么别的吗?”

叶修一脸挣扎地说:“不能浪费食物啊,太可耻了…”但他的眼睛始终盯着周泽楷。

周泽楷试探性的说:“要不我把前辈的那碗吃完吧,早上没吃饭,一碗有点少。”

叶修的眼睛唰就亮起来了:“小周你真好!!!饭我请,我再去旁边的小卖部买桶泡面。”

周泽楷还没回过神叶修就站起来往门口走过去了。周泽楷急忙拽住叶修的衣袖:“前辈,方便面对胃不好。”

叶修摆了摆手:“没事,我基本上一日三餐都靠这个活。”

周泽楷没说话,但攥着叶修的衣袖不撒手。

叶修无奈:“好吧好吧我买个面包。”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撒了手。


周泽楷趁叶修买面包的时候把帐结了。但饭点人多,叶修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服务员给周泽楷发票。

叶修没跟周泽楷套路,直接简洁的说:“一会儿我转给你钱。”

周泽楷没说行也没说不行,他问叶修:“前辈一会咱们还去逛哪吗?”

“没什么想逛的,要不咱们回去吧,回去竞技场打两场。”叶修说,“反正联盟只组织统一去不管统一回。”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


没想到快走的时候遇到了粉丝。

粉丝是个妹子,一进店就发现了周泽楷。荣耀说是第一网游,但实际上热爱电竞的人本就是少数,更何况电竞选手基本是不露脸的,所以联盟才放心安排选手统一出游。周泽楷的粉丝多,女粉也多。这在职业圈不太常见,但也挺好理解的,你看什么宁泽涛张继科马龙什么的不是照样一大把迷妹嘛。轮回也是有意把周泽楷往这方面包装,所以自然导致周泽楷的商业化程度直逼韩文清等前辈大神。

妹子挺懂事的,没有大声喊出来,毕竟现在人不管是不是自己喜欢的明星,只要有要签名的就往上凑,要是妹子一喊,周泽楷估计一时半会也走不了了。

她一脸娇羞地凑过来问:“请问你是周队吗?”虽然是问句,但她差不多肯定是周泽楷了。

周泽楷不好意思胡扯,就扯出了一个完美笑容。

“啊啊啊周队我是你的粉丝!!!能帮我签个名吗!!!”妹子的眼睛里都快冒出来星星了。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有笔吗?”

妹子是来旅游的,但身上带了个本:“周队实在不好意思,能麻烦您签本上吗?”

周泽楷没矫情,刷刷签完了。妹子在周泽楷签的时候偷偷瞄了眼叶修。

周泽楷签完名递回笔和本的时候看到妹子在看叶修,于是说:“那边的是我朋友。”

妹子急忙收回眼神:“谢谢周队~周队加油!轮回加油!”


嘉世离西湖不算远,叶修和周泽楷年轻体力好,所以索性一起走回去。回程的路上周泽楷想道个歉:“前辈,没想到会遇到粉丝。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叶修挺大度的说:“反正哥的粉丝如果知道哥在哪儿也一定会哭着喊着找哥要签名的。”

周泽楷默。

“其实想想你也挺惨的,不但要忙比赛,还要应付各种商业场合。”叶修突然说,他没看周泽楷,周泽楷也没去看叶修。这种话题挺尴尬的。职业选手的商业化多多少少是会被诟病的,有的是真心看不惯这种行为,而有些纯粹是嫉妒,最后结果就是这个话题基本上成了半个禁忌话题。周泽楷明白叶修是为了开导他,所以就静静地听叶修讲。

“我没跟你说过我为什么不露面吧。”叶修没等周泽楷回应,又说了下去,“其实我真名不叫叶秋,叶秋是我弟弟,我叫叶修来着。”

周泽楷有些惊讶,但鉴于他接二连三地收到来自叶修的冲击,所以就索性淡然了。

“所以我在联盟初期的时候不敢露脸,怕出问题。我算是离家出走的,不想被家里人找到。但其实第二赛季我拿完总冠军跟家里人坦白了,所以不存在露面的风险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他知道叶修是离家出走玩的荣耀,之前电竞之家上报道过。

“后来我不露脸是将错就错。我离家出走就是玩荣耀,所以我也没想过去挣钱。商业活动挺耗时间的,也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背,“我知道现在不搞商业活动不行,不单单你自己,联盟都活不下去。所以有的时候觉得你们也挺苦的。”

周泽楷低垂着头,看不出表情。

“商业活动本身其实不可怕,你占时间别人也占,但怕就怕在因为商业活动忘了自己本来的目的,这才可怕啊。”叶修叹了一口气,“小周你别多想,就是发发牢骚。”

周泽楷觉得心里有一块好像泡着温泉水一样舒服,但却恍惚间有种被揪起来的感觉。他现在很想去抱抱叶修,他看着叶修薄薄的肩膀,在脑海中已经勾勒出与他相拥的场景。

但他只是走下去,没有任何动作。

叶修好像察觉到气氛有点凝重,所以不露痕迹地转移了话题:“要是认真想想,估计小周你以后粉丝还能比我多。”

周泽楷难得见到叶修谦虚,问他为什么。

“因为能透过本质看到内在的人,总是少数。”叶修一脸严肃。

感情还是在夸自己呢,周泽楷笑着摇摇头。

“没有,其实是因为沐橙的粉丝比较热烈。”叶修良心发现,解释道,“每天见她总有一大堆礼物和信查收。诶,小周你是不是也收情书收到手软。”

“前辈,你跟苏前辈…”关于苏沐橙和叶修的报道从苏沐橙出道的第一天起就没有断过,他虽然现在收到了叶修的告白,但还是对于叶修与苏沐橙的关系有些心慌。他知道苏沐橙长的美,他知道叶修也知道苏沐橙漂亮。


而周泽楷看到叶修的动作一僵,他的心好像猛的被砸了一下一样。

评论
热度(11)

© 过家家 / Powered by LOFTER